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 资讯中心News
当前位置: 首页-资讯中心
  如果你最近打开过各大新闻站点,那么这条有关游戏的资讯你大概率不会错过:手握经典国产仙侠IP《仙剑奇侠传》的大宇资讯于近日宣布,将出售旗下子公司北京软星49%的股份,售价预计会达到22亿新台币(约和5亿元人民币)。更引人关注的是,大宇还打算出售《仙剑》IP的大陆地区所有权,将这个曾经的国民IP拱手让给其他人。  在有关为何要出售股份以及IP的问题上,大宇倒不是那么模棱两可。相关负责人直言,是因为公司在大陆获取版号过于困难,为了更积极的应对市场,他们不得不改变战略。虽然这个说法简单明了,但显然站不住脚:北软没有版号的《大富翁10》就有足足70的万销量,也算一个相当有资历的开发者,如此就被国内版号限死发行难免太过魔幻,那么这背后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呢?  渐渐没落的传奇  提起仙剑,大多数国人应该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份记忆,不论是风靡国内游戏数十载的初代,还是2005年起在国内热播的剧版《仙剑奇侠传》,在各自领域都能算得上是个中翘楚,也是依靠这些早期作品的魅力,《仙剑》很长一段时间都稳坐在国民第一IP的位置上。  但令人遗憾的是,往后大宇却没能将《仙剑》带到另一个新的高度,反而渐渐走向了下坡路,也因此失去了玩家支持的呼声。就像前不久,系列第九部作品《仙剑7》在试玩发布后并没有获得预期中的热烈反响,很多人甚至没有留意游戏核心机制这一最大变化,仅仅因为“仙剑”二字就质疑游戏的成品质量,而就算是粉丝在试玩之后,也选择了对游戏中的瑕疵不原谅。  这些言论固然带着玩家些许的恶意,但回顾往年,《仙剑》系列确实辜负了玩家太多。例如当年《仙剑1》大获成功后,等待8年才推出的《仙剑2》品质相当低下,初代的开发经验似乎完全没有得到继承。同样的事还发生在《仙剑4》大获成功后,续作《仙剑5》在姚壮宪的领导下并没有走向精品化,仅仅回归到了及格线水准,甚至再后来的《仙剑6》还完全打磨失败,成为了很多人认为的系列最差。纵观整个系列,没法一直成功的魔咒似乎套牢在了《仙剑》系列的身上。  大宇的IP野望  那么《仙剑》系列的问题主因是出在制作水准上吗?并不尽然。大火虽然让《仙剑》系列拥有了得天独厚的资本,但也因为资本的浇灌,这个系列的成长发育走进了另一个怪圈里。早在2003年,时任北京软星的总经理姚壮宪就说过这样一句话“国内单机游戏市场已经进入了青铜时代,只能用授权来填补损失。”  这句话放在当时未必是错误的:当年的单机游戏市场确实在禁令和盗版的打击下摇摇欲坠,靠授权电视剧而大赚的大宇确实是做了明智之举。但此门洞开之后,大宇也愈发没有心思在单机游戏研发上来投资赚钱了,像在前文提到的《仙剑5》开发前,北京软星还在忙着要交给久游的《仙剑OL》项目,姚壮宪这位单机制作人几乎整天都在忙用户留存以及付费率,《仙剑5》的令人失望似乎就是个定局。  这种情况在2014年手游市场崛起后更甚,短短几年间,大宇的“战略伙伴”就扩充了好几列。从13年至今,《仙剑》系列足足有多达19部IP衍生作,产品线涵盖手游、VR以及页游,甚至还有一部名不见经传的桌游。而在合作伙伴的挑选上,大宇也基本来者不拒,国内的大户如腾讯、中手游、畅游以及盖娅等,都有过仙剑IP的授权手游,甚至还因为短期的扎堆上市,手游市场上一度遍地的“正版仙剑”。  但授权的巨额资金显然没有对的真正的正传起到任何作用,就是在火热授权的同一时期,姚壮宪还在为《仙剑6》掏不起虚幻3授权费而头疼,多少有点令人唏嘘不已。  难以言明的断舍离  显而易见,大宇已经在授权IP这件事上刹不住车了。但也是因此,让许多人认为此次出售IP授权可能会是一件好事:脱离了大宇的“魔爪”,《仙剑》系列也许能在获得更好的制作后走向一个完全不同的道路,甚至成为一个与如今相比格局完全不同的国产游戏巨制。可是事情真的会这样发生吗?  很遗憾,从目前曝出的消息来看,就算此次交易能够成功进行,《仙剑》和大宇也将经历漫长而痛苦的断舍离。首先大宇将IP授权的范围控制在了中国大陆,这么来看身处台湾的大宇也未算完全放手,但这就导致了一个致命的问题,如果还有下一部《仙剑》单机,那么继承者和大宇在不同地域下都算拥有实际开发权,届时谁又来代表“正统”呢?难不成来一次“一国两游”?  并且,还有另一种更糟糕的情况也许会发生。相比于将《仙剑》IP再次打造为游戏系列,国内的接手者可能更乐意转投向有热钱可挣的影视改编等行业,毕竟这个IP曾经有过05版《仙剑》这样现象级作品,近年来也一直有电视剧、舞台剧、acg等方向的改编,这样有情怀又有号召力的作品,很难说不会直接被拿去拍上若干电视剧和网大,榨干最后的余温。当然现实也确实足够魔幻讽刺,就在公布5亿兜售前一个月,大宇还把《仙剑》授权给了腾讯影业,甚至目前可以确定翻拍据剧已经拿到了版号,顺利过审。  说在最后  从游戏最初的初代DOS版算起,整个《仙剑》系列已经横跨了26个年头,在这个的跨度里,《仙剑》几乎完整见证了中国游戏产业的成长,也为每一个曾经有梦的孩子带去了最纯粹的仙侠式美好。不过就像一部游戏一样,路途的最后往往意味着结束,即使这个结束并不美好,甚至还有些悲剧,但挥手作别依然是我们最后所能做的事:不止是为了告慰一个走向消散的传世经典,也是向曾经在屏幕前被游戏感动的我们说再见。
2021-04-23
  如果你最近打开过各大新闻站点,那么这条有关游戏的资讯你大概率不会错过:手握经典国产仙侠IP《仙剑奇侠传》的大宇资讯于近日宣布,将出售旗下子公司北京软星49%的股份,售价预计会达到22亿新台币(约和5亿元人民币)。更引人关注的是,大宇还打算出售《仙剑》IP的大陆地区所有权,将这个曾经的国民IP拱手让给其他人。  在有关为何要出售股份以及IP的问题上,大宇倒不是那么模棱两可。相关负责人直言,是因为公司在大陆获取版号过于困难,为了更积极的应对市场,他们不得不改变战略。虽然这个说法简单明了,但显然站不住脚:北软没有版号的《大富翁10》就有足足70的万销量,也算一个相当有资历的开发者,如此就被国内版号限死发行难免太过魔幻,那么这背后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呢?  渐渐没落的传奇  提起仙剑,大多数国人应该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份记忆,不论是风靡国内游戏数十载的初代,还是2005年起在国内热播的剧版《仙剑奇侠传》,在各自领域都能算得上是个中翘楚,也是依靠这些早期作品的魅力,《仙剑》很长一段时间都稳坐在国民第一IP的位置上。  但令人遗憾的是,往后大宇却没能将《仙剑》带到另一个新的高度,反而渐渐走向了下坡路,也因此失去了玩家支持的呼声。就像前不久,系列第九部作品《仙剑7》在试玩发布后并没有获得预期中的热烈反响,很多人甚至没有留意游戏核心机制这一最大变化,仅仅因为“仙剑”二字就质疑游戏的成品质量,而就算是粉丝在试玩之后,也选择了对游戏中的瑕疵不原谅。  这些言论固然带着玩家些许的恶意,但回顾往年,《仙剑》系列确实辜负了玩家太多。例如当年《仙剑1》大获成功后,等待8年才推出的《仙剑2》品质相当低下,初代的开发经验似乎完全没有得到继承。同样的事还发生在《仙剑4》大获成功后,续作《仙剑5》在姚壮宪的领导下并没有走向精品化,仅仅回归到了及格线水准,甚至再后来的《仙剑6》还完全打磨失败,成为了很多人认为的系列最差。纵观整个系列,没法一直成功的魔咒似乎套牢在了《仙剑》系列的身上。  大宇的IP野望  那么《仙剑》系列的问题主因是出在制作水准上吗?并不尽然。大火虽然让《仙剑》系列拥有了得天独厚的资本,但也因为资本的浇灌,这个系列的成长发育走进了另一个怪圈里。早在2003年,时任北京软星的总经理姚壮宪就说过这样一句话“国内单机游戏市场已经进入了青铜时代,只能用授权来填补损失。”  这句话放在当时未必是错误的:当年的单机游戏市场确实在禁令和盗版的打击下摇摇欲坠,靠授权电视剧而大赚的大宇确实是做了明智之举。但此门洞开之后,大宇也愈发没有心思在单机游戏研发上来投资赚钱了,像在前文提到的《仙剑5》开发前,北京软星还在忙着要交给久游的《仙剑OL》项目,姚壮宪这位单机制作人几乎整天都在忙用户留存以及付费率,《仙剑5》的令人失望似乎就是个定局。  这种情况在2014年手游市场崛起后更甚,短短几年间,大宇的“战略伙伴”就扩充了好几列。从13年至今,《仙剑》系列足足有多达19部IP衍生作,产品线涵盖手游、VR以及页游,甚至还有一部名不见经传的桌游。而在合作伙伴的挑选上,大宇也基本来者不拒,国内的大户如腾讯、中手游、畅游以及盖娅等,都有过仙剑IP的授权手游,甚至还因为短期的扎堆上市,手游市场上一度遍地的“正版仙剑”。  但授权的巨额资金显然没有对的真正的正传起到任何作用,就是在火热授权的同一时期,姚壮宪还在为《仙剑6》掏不起虚幻3授权费而头疼,多少有点令人唏嘘不已。  难以言明的断舍离  显而易见,大宇已经在授权IP这件事上刹不住车了。但也是因此,让许多人认为此次出售IP授权可能会是一件好事:脱离了大宇的“魔爪”,《仙剑》系列也许能在获得更好的制作后走向一个完全不同的道路,甚至成为一个与如今相比格局完全不同的国产游戏巨制。可是事情真的会这样发生吗?  很遗憾,从目前曝出的消息来看,就算此次交易能够成功进行,《仙剑》和大宇也将经历漫长而痛苦的断舍离。首先大宇将IP授权的范围控制在了中国大陆,这么来看身处台湾的大宇也未算完全放手,但这就导致了一个致命的问题,如果还有下一部《仙剑》单机,那么继承者和大宇在不同地域下都算拥有实际开发权,届时谁又来代表“正统”呢?难不成来一次“一国两游”?  并且,还有另一种更糟糕的情况也许会发生。相比于将《仙剑》IP再次打造为游戏系列,国内的接手者可能更乐意转投向有热钱可挣的影视改编等行业,毕竟这个IP曾经有过05版《仙剑》这样现象级作品,近年来也一直有电视剧、舞台剧、acg等方向的改编,这样有情怀又有号召力的作品,很难说不会直接被拿去拍上若干电视剧和网大,榨干最后的余温。当然现实也确实足够魔幻讽刺,就在公布5亿兜售前一个月,大宇还把《仙剑》授权给了腾讯影业,甚至目前可以确定翻拍据剧已经拿到了版号,顺利过审。  说在最后  从游戏最初的初代DOS版算起,整个《仙剑》系列已经横跨了26个年头,在这个的跨度里,《仙剑》几乎完整见证了中国游戏产业的成长,也为每一个曾经有梦的孩子带去了最纯粹的仙侠式美好。不过就像一部游戏一样,路途的最后往往意味着结束,即使这个结束并不美好,甚至还有些悲剧,但挥手作别依然是我们最后所能做的事:不止是为了告慰一个走向消散的传世经典,也是向曾经在屏幕前被游戏感动的我们说再见。
2021-04-23
  如果你最近打开过各大新闻站点,那么这条有关游戏的资讯你大概率不会错过:手握经典国产仙侠IP《仙剑奇侠传》的大宇资讯于近日宣布,将出售旗下子公司北京软星49%的股份,售价预计会达到22亿新台币(约和5亿元人民币)。更引人关注的是,大宇还打算出售《仙剑》IP的大陆地区所有权,将这个曾经的国民IP拱手让给其他人。  在有关为何要出售股份以及IP的问题上,大宇倒不是那么模棱两可。相关负责人直言,是因为公司在大陆获取版号过于困难,为了更积极的应对市场,他们不得不改变战略。虽然这个说法简单明了,但显然站不住脚:北软没有版号的《大富翁10》就有足足70的万销量,也算一个相当有资历的开发者,如此就被国内版号限死发行难免太过魔幻,那么这背后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呢?  渐渐没落的传奇  提起仙剑,大多数国人应该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份记忆,不论是风靡国内游戏数十载的初代,还是2005年起在国内热播的剧版《仙剑奇侠传》,在各自领域都能算得上是个中翘楚,也是依靠这些早期作品的魅力,《仙剑》很长一段时间都稳坐在国民第一IP的位置上。  但令人遗憾的是,往后大宇却没能将《仙剑》带到另一个新的高度,反而渐渐走向了下坡路,也因此失去了玩家支持的呼声。就像前不久,系列第九部作品《仙剑7》在试玩发布后并没有获得预期中的热烈反响,很多人甚至没有留意游戏核心机制这一最大变化,仅仅因为“仙剑”二字就质疑游戏的成品质量,而就算是粉丝在试玩之后,也选择了对游戏中的瑕疵不原谅。  这些言论固然带着玩家些许的恶意,但回顾往年,《仙剑》系列确实辜负了玩家太多。例如当年《仙剑1》大获成功后,等待8年才推出的《仙剑2》品质相当低下,初代的开发经验似乎完全没有得到继承。同样的事还发生在《仙剑4》大获成功后,续作《仙剑5》在姚壮宪的领导下并没有走向精品化,仅仅回归到了及格线水准,甚至再后来的《仙剑6》还完全打磨失败,成为了很多人认为的系列最差。纵观整个系列,没法一直成功的魔咒似乎套牢在了《仙剑》系列的身上。  大宇的IP野望  那么《仙剑》系列的问题主因是出在制作水准上吗?并不尽然。大火虽然让《仙剑》系列拥有了得天独厚的资本,但也因为资本的浇灌,这个系列的成长发育走进了另一个怪圈里。早在2003年,时任北京软星的总经理姚壮宪就说过这样一句话“国内单机游戏市场已经进入了青铜时代,只能用授权来填补损失。”  这句话放在当时未必是错误的:当年的单机游戏市场确实在禁令和盗版的打击下摇摇欲坠,靠授权电视剧而大赚的大宇确实是做了明智之举。但此门洞开之后,大宇也愈发没有心思在单机游戏研发上来投资赚钱了,像在前文提到的《仙剑5》开发前,北京软星还在忙着要交给久游的《仙剑OL》项目,姚壮宪这位单机制作人几乎整天都在忙用户留存以及付费率,《仙剑5》的令人失望似乎就是个定局。  这种情况在2014年手游市场崛起后更甚,短短几年间,大宇的“战略伙伴”就扩充了好几列。从13年至今,《仙剑》系列足足有多达19部IP衍生作,产品线涵盖手游、VR以及页游,甚至还有一部名不见经传的桌游。而在合作伙伴的挑选上,大宇也基本来者不拒,国内的大户如腾讯、中手游、畅游以及盖娅等,都有过仙剑IP的授权手游,甚至还因为短期的扎堆上市,手游市场上一度遍地的“正版仙剑”。  但授权的巨额资金显然没有对的真正的正传起到任何作用,就是在火热授权的同一时期,姚壮宪还在为《仙剑6》掏不起虚幻3授权费而头疼,多少有点令人唏嘘不已。  难以言明的断舍离  显而易见,大宇已经在授权IP这件事上刹不住车了。但也是因此,让许多人认为此次出售IP授权可能会是一件好事:脱离了大宇的“魔爪”,《仙剑》系列也许能在获得更好的制作后走向一个完全不同的道路,甚至成为一个与如今相比格局完全不同的国产游戏巨制。可是事情真的会这样发生吗?  很遗憾,从目前曝出的消息来看,就算此次交易能够成功进行,《仙剑》和大宇也将经历漫长而痛苦的断舍离。首先大宇将IP授权的范围控制在了中国大陆,这么来看身处台湾的大宇也未算完全放手,但这就导致了一个致命的问题,如果还有下一部《仙剑》单机,那么继承者和大宇在不同地域下都算拥有实际开发权,届时谁又来代表“正统”呢?难不成来一次“一国两游”?  并且,还有另一种更糟糕的情况也许会发生。相比于将《仙剑》IP再次打造为游戏系列,国内的接手者可能更乐意转投向有热钱可挣的影视改编等行业,毕竟这个IP曾经有过05版《仙剑》这样现象级作品,近年来也一直有电视剧、舞台剧、acg等方向的改编,这样有情怀又有号召力的作品,很难说不会直接被拿去拍上若干电视剧和网大,榨干最后的余温。当然现实也确实足够魔幻讽刺,就在公布5亿兜售前一个月,大宇还把《仙剑》授权给了腾讯影业,甚至目前可以确定翻拍据剧已经拿到了版号,顺利过审。  说在最后  从游戏最初的初代DOS版算起,整个《仙剑》系列已经横跨了26个年头,在这个的跨度里,《仙剑》几乎完整见证了中国游戏产业的成长,也为每一个曾经有梦的孩子带去了最纯粹的仙侠式美好。不过就像一部游戏一样,路途的最后往往意味着结束,即使这个结束并不美好,甚至还有些悲剧,但挥手作别依然是我们最后所能做的事:不止是为了告慰一个走向消散的传世经典,也是向曾经在屏幕前被游戏感动的我们说再见。
2021-04-23
  总听到一起玩网游的亲友抱怨,工作太忙,加班太多,回到家只想栽进被窝,连电脑都不想碰。毕竟,上班的时候,恨不得把头塞进屏幕,好不容易闲下来,多睡两觉,多出门溜溜弯它不香吗?  现如今游戏的种类越来越多,但很多玩家们却发现,早年学生时代觉得完全“不够自己玩”的游戏内容,放在现如今这个快节奏的工作生活里,却显得无比的肝,无比的漫长。    有一说一,工作日要上班,节假日又有“突如其来的需求”。原本用来享受游戏的时间被无限压缩。碰上副本CD刷新,日常没清,原本快乐的游戏,却变成了负担,无论是老RPG,如剑三、天刀、魔兽。还是新游,王者,甚至LOL,都变成了所谓的“负担”。  但事实上,回过头来看,变肝的,可能真的不是游戏,而是我们的生活。同样的一个副本,原本我们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,五点钟下班,一个晚上有四五个小时可以玩游戏,而如今,过上996生活的我们,每天却只有可怜的一小时。    就拿我自己做个例子,我是个剑三玩家,每天回家,不管多晚,最起码日常要做吧,转手摸个奇遇,摸不到还好,一旦触发任务,那家伙做不完我还能睡得着?    而笔者自己也是手上握着三个账号,这每天日常也确实花费了很多时间,大号弄完了,那一堆小号怎么整?时间就在这一轮一轮的日常里悄悄溜走,好不容易做完日常,抬头一看,呀,两个小时过去了。  不过近期,这一情况根据官方的一次调整,似乎有了非常大的转机。这不最近《剑网3》资料片“白帝风云”要上了嘛,我一边还对整顿PVP,打击脚本的事儿拍手称快呢,好家伙,我的奶妈终于能正常上分了。今天又发现,日常开启了减负计划。多号党从今天起,挺起了胸膛!    想当初,上线打开日常任务界面的同时,我就戴上了痛苦面具,天策,喵哥,奶花,苍爹,看着自己嗷嗷待哺的小号,无比头秃。还好,这次《白帝风云》更新之后,“矿车”日常得到了优化,阵营“矿车”日常活动将不再固定于一个场景内,而是将以往曾进行过阵营“矿车”的场景与日常活动进行轮替,大家每天都可以体验到不同的“矿车”日常。还可以绑定同账号下的角色,清一个角色的日常,剩下两个号就可以直接领奖励,嚯,多号党的发际线终于保住了!    如果只是在日常任务上做减负,哪里称得上“计划”二字,威望获取的改动更让上班党和工作党玩家感受到了策划们的用心。平时打个战场全看脸,赢了就是一大把的威望,输了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排。  在《白帝风云》版本,不仅取消了战场首胜,又进一步添加了双倍威望的设定,不管输赢都能获得双倍威望奖励,以前为了刷满威望,输上一把就能给自己憋个半死,运气不好打上好几个小时都不如人家运气好的混上两把收益高,俗话说,打得好不如排的好。但讲真,PVP不就是图一体验嘛,现在的改动让输赢不再像以前那么“绝对重要”,体验才是PVP玩法的精髓。即便输多赢少,威望也能很快打满。    当然,威望的改动也不会只有获取改动这一个优化点。《剑网3》的玩家里从不缺少肝帝,而肝帝身边,总有那么些“咸鱼”亲友。你在打本,他在挂机,你打战场,他看风景,你威望拉满,他威望归零。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,我一天肝八小时,晚上还能接着肝,收益每周就那么多,没啥肝度奖励,这咋整?    威望系统的另一个改动针对的就是这群睡得比策划晚,头发还比策划多的肝帝大佬们,高战阶的肝帝可以将威望兑换为增加威望上限的道具,再交易给咸鱼亲友们,从此以后,我的肝就是你的肝!你的肝,由我来守护!什么叫真亲友,虚假的亲友带你拍拍照,做做任务,真正的亲友,自己肝威望,然后再分给你,帮你提分,所以还有肝帝缺亲友吗?我可以!另外瑰石获取也获得了提升,而且是全员提升,同时每周用瑰石换更多的装备,这下,游戏体验就更加舒适咯。    要说我在这次更新中最欣慰的,其实是“世界战阶”系统。《剑网3》这么多年,从我的切身感受来说,就四个字“来来往往”,我们总会认识全新的面孔,也总有熟悉的身影渐渐远去,但我能肯定的是,离开的人不曾走远,总会在一个不经意间,那个灰色的头像突然活泛了起来。  而这个时候,常年不问江湖事的老朋友,总会跟不上版本,《白帝风云》版本上线的“世界战阶”刚好就解决了入坑新人和回坑老玩家追进度痛点。  世界战阶和阵营战阶双线并行,兑换装备的时候也可以选战阶更高的装备。如果我碰上了亲友回坑,不用担心他的装备太差,按世界战阶买就行,虽然我可能阵营战阶更高,装备更好,但不至于亲友回来了没法儿跟我一起打游戏,而且有了世界战阶提供的装备,追进度也好追啊,这番改动在我看来,可以说是极大地打消了玩家们入坑和回坑时对于游戏门槛的顾虑。    总得来说,在《剑网3》“白帝风云”版本,减负成为了一大亮眼的改动,一方面直戳MMORPG游戏长线运营产生的玩法固定、冗杂的弊端,另一方面降低了游戏的体验门槛,毕竟,游戏也可以说是一种社交方式,而一切从零开始并不是绝对正确的打开方式。作为玩家,我也看到了《剑网3》对于游戏体验的看重和玩家意见的重视,毕竟那些调查问卷玩家们没少填,而从结果来看,也确实没白填。  十多年的相互扶持,让《剑网3》和我们有了无法斩断的羁绊,江湖风雨十数载这篇大唐江湖,有着我们太多的回忆。各位师兄师姐,是时候了,该下山了。
2021-04-22
  总听到一起玩网游的亲友抱怨,工作太忙,加班太多,回到家只想栽进被窝,连电脑都不想碰。毕竟,上班的时候,恨不得把头塞进屏幕,好不容易闲下来,多睡两觉,多出门溜溜弯它不香吗?  现如今游戏的种类越来越多,但很多玩家们却发现,早年学生时代觉得完全“不够自己玩”的游戏内容,放在现如今这个快节奏的工作生活里,却显得无比的肝,无比的漫长。    有一说一,工作日要上班,节假日又有“突如其来的需求”。原本用来享受游戏的时间被无限压缩。碰上副本CD刷新,日常没清,原本快乐的游戏,却变成了负担,无论是老RPG,如剑三、天刀、魔兽。还是新游,王者,甚至LOL,都变成了所谓的“负担”。  但事实上,回过头来看,变肝的,可能真的不是游戏,而是我们的生活。同样的一个副本,原本我们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,五点钟下班,一个晚上有四五个小时可以玩游戏,而如今,过上996生活的我们,每天却只有可怜的一小时。    就拿我自己做个例子,我是个剑三玩家,每天回家,不管多晚,最起码日常要做吧,转手摸个奇遇,摸不到还好,一旦触发任务,那家伙做不完我还能睡得着?    而笔者自己也是手上握着三个账号,这每天日常也确实花费了很多时间,大号弄完了,那一堆小号怎么整?时间就在这一轮一轮的日常里悄悄溜走,好不容易做完日常,抬头一看,呀,两个小时过去了。  不过近期,这一情况根据官方的一次调整,似乎有了非常大的转机。这不最近《剑网3》资料片“白帝风云”要上了嘛,我一边还对整顿PVP,打击脚本的事儿拍手称快呢,好家伙,我的奶妈终于能正常上分了。今天又发现,日常开启了减负计划。多号党从今天起,挺起了胸膛!    想当初,上线打开日常任务界面的同时,我就戴上了痛苦面具,天策,喵哥,奶花,苍爹,看着自己嗷嗷待哺的小号,无比头秃。还好,这次《白帝风云》更新之后,“矿车”日常得到了优化,阵营“矿车”日常活动将不再固定于一个场景内,而是将以往曾进行过阵营“矿车”的场景与日常活动进行轮替,大家每天都可以体验到不同的“矿车”日常。还可以绑定同账号下的角色,清一个角色的日常,剩下两个号就可以直接领奖励,嚯,多号党的发际线终于保住了!    如果只是在日常任务上做减负,哪里称得上“计划”二字,威望获取的改动更让上班党和工作党玩家感受到了策划们的用心。平时打个战场全看脸,赢了就是一大把的威望,输了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排。  在《白帝风云》版本,不仅取消了战场首胜,又进一步添加了双倍威望的设定,不管输赢都能获得双倍威望奖励,以前为了刷满威望,输上一把就能给自己憋个半死,运气不好打上好几个小时都不如人家运气好的混上两把收益高,俗话说,打得好不如排的好。但讲真,PVP不就是图一体验嘛,现在的改动让输赢不再像以前那么“绝对重要”,体验才是PVP玩法的精髓。即便输多赢少,威望也能很快打满。    当然,威望的改动也不会只有获取改动这一个优化点。《剑网3》的玩家里从不缺少肝帝,而肝帝身边,总有那么些“咸鱼”亲友。你在打本,他在挂机,你打战场,他看风景,你威望拉满,他威望归零。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,我一天肝八小时,晚上还能接着肝,收益每周就那么多,没啥肝度奖励,这咋整?    威望系统的另一个改动针对的就是这群睡得比策划晚,头发还比策划多的肝帝大佬们,高战阶的肝帝可以将威望兑换为增加威望上限的道具,再交易给咸鱼亲友们,从此以后,我的肝就是你的肝!你的肝,由我来守护!什么叫真亲友,虚假的亲友带你拍拍照,做做任务,真正的亲友,自己肝威望,然后再分给你,帮你提分,所以还有肝帝缺亲友吗?我可以!另外瑰石获取也获得了提升,而且是全员提升,同时每周用瑰石换更多的装备,这下,游戏体验就更加舒适咯。    要说我在这次更新中最欣慰的,其实是“世界战阶”系统。《剑网3》这么多年,从我的切身感受来说,就四个字“来来往往”,我们总会认识全新的面孔,也总有熟悉的身影渐渐远去,但我能肯定的是,离开的人不曾走远,总会在一个不经意间,那个灰色的头像突然活泛了起来。  而这个时候,常年不问江湖事的老朋友,总会跟不上版本,《白帝风云》版本上线的“世界战阶”刚好就解决了入坑新人和回坑老玩家追进度痛点。  世界战阶和阵营战阶双线并行,兑换装备的时候也可以选战阶更高的装备。如果我碰上了亲友回坑,不用担心他的装备太差,按世界战阶买就行,虽然我可能阵营战阶更高,装备更好,但不至于亲友回来了没法儿跟我一起打游戏,而且有了世界战阶提供的装备,追进度也好追啊,这番改动在我看来,可以说是极大地打消了玩家们入坑和回坑时对于游戏门槛的顾虑。    总得来说,在《剑网3》“白帝风云”版本,减负成为了一大亮眼的改动,一方面直戳MMORPG游戏长线运营产生的玩法固定、冗杂的弊端,另一方面降低了游戏的体验门槛,毕竟,游戏也可以说是一种社交方式,而一切从零开始并不是绝对正确的打开方式。作为玩家,我也看到了《剑网3》对于游戏体验的看重和玩家意见的重视,毕竟那些调查问卷玩家们没少填,而从结果来看,也确实没白填。  十多年的相互扶持,让《剑网3》和我们有了无法斩断的羁绊,江湖风雨十数载这篇大唐江湖,有着我们太多的回忆。各位师兄师姐,是时候了,该下山了。
2021-04-22
  网游界为何乱象丛生?相信有不少的玩家非常懊恼,不仅仅在一个游戏里,几乎所有的网游都可以见到一个代练群体。游戏中的各种代练、代打,都是官方不允许的作弊行为。所有的FPS、MOBA、MMO类网游都可以看到代练们的身影,他们甚至在网上公开售卖,这类群体导致了游戏界的不公平性,使本应是娱乐大众的游戏变得越来越商业化,使整个游戏充斥着非玩家群体,大大影响了游戏界的环境。    剑网3作为国产MMPRPG武侠游戏的龙头大哥,在新版本《白帝风云》的更新中,备受玩家瞩目的就是关于游戏生态的改进,对PVP的生态治理以及PVE中代清的整治。可以说这次的整顿是对游戏群体的一次硬核清扫,也是对整个游戏环境的大扫除。  开挂的代练这回真“出事儿”了!  代练也可以说是每个网游里的“蛀虫”。尤其是脚本代练,几乎在游戏的日常任务中到处可见,PVE日常大战任务中的脚本代练只会机械性的走路、放技能;PVP里更是成群结队的组团刷怪,这也给很多侠士造成了不好的游戏体验,相信如果每个玩家看到日常地图中满是脚本在操作的话,心里难免发凉。可以想象,假如整个游戏都是代练的话,这个游戏的玩家势必将越来越少,游戏的社交性将会被代练消磨殆尽。本次游戏官方也将严打各种形式的脚本代练,还给玩家们一个更加舒适的游戏环境。    掉分代打陪打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 官方对于PVP对抗中的一些恶意掉分、代打代练、开宏的行为,新版本将会做出更加有约束力的措施,采用新的系统规则来约束。众所周知,PVP游戏的核心就是玩家与玩家的对抗,首要做到的就是公平性。代打代练的存在严重的破坏了PVP的生态,不公平的实力一定会打击到另一部分实力较弱的玩家,而使用宏进行PVP更是不公平,依靠科技进行精准的预判、技能释放,丧失了PVP的核心意义,例如大师赛花间选手兰摧玉折,破坏PVP环境的同时也丧失了自己的声誉,得不偿失。剑网3官方对此选手也做出了严惩,表达了官方于这些行为对抗的决心!这也是本次官方将严厉打击的内容。    从Wow跑来骗钱的“心游堂”死了,代清这次也“玩完了”  剑网3中的PVE是游戏金币的大幅流动的方式,需求装备的玩家们可以使用游戏里的金去拍买秘境中掉落的装备,需求金的玩家可以跟团打工赚金。而在当前的PVE环境中也存在着不合理的地方,首先就是大规模的代练和游戏中的“代清”,代清的泛滥导致普通玩家、非熟手玩家没办法进入副本,甚至出现了名为“心游堂”的职业工作室打手团。这些规模化的团队垄断了PVE市场,让pve生态每况日下,也是目前的PVE环境急需改进的地方,官方也将会对这些规模化的代清团队进行有约束力的措施。    除了这些举动,剑网3对于玩家们在游戏内的体验也是非常看重,本次版本更新也对于玩家们反馈的意见进行了调整或更新。致力于给玩家们更好的游戏环境。  坑了我10年的JJC匹配机制终于改了!!!  又是小号?很多玩家在JJC会发出这样的感慨。PVP玩家在竞技场中经常会遇到与自己的装备分或实力不匹配的玩家,有时遇到的队友装分太小,有时候遇到的对手太过于强,很多时候的不公平性都导致了游戏的不愉快。而在新版本《白帝风云》中,将会优化PVP里的匹配机制,修改JJC匹配规则,使装分与实力相近的对手能匹配到一起,给玩家们更好的PVP体验。让玩家们苦恼的小号问题将得到有效的解决。    连胜之后必连败?官方:改!本次还改动了连胜连败的算法,在连胜或连败以后,匹配到的对手与自己的实力差距也不会太大,这项改动将会使整个JJC的上段过程更加平滑;特别是对于治疗心法来说,很多情况会因自家的输出职业打不过对面而落败,在本次的新版本中也会有所改进,对于治疗心法会降低连败的处罚,对治疗心法极其友好!可以看出,剑网3非常看重玩家对于游戏PVP的体验感,也难怪有这么多玩家们都喜欢剑网3。  PVP或将出现新垃圾话:你菜的像个人机  也经常会有侠士们因不熟技能而落败,但本次新版本也给PVP里增添了练习模式,玩家们可以在练习模式中测试配装,熟悉技能,练习手法。侠士们对于配装的猜想可以在实战中得到印证,不再拘束于现在的“会心流”或“破防流”,剑网3本来就有很高的自由度,练习模式给了PVP更多的可能性,会有更多“加速流”、“御化流”等更多有趣的玩法出现。同时练习模式对于新手玩家也显得特别友好,很多萌新玩家或玩了新门派的玩家因不熟悉技能,在JJC里上分异常艰难,练习模式的出现也让这些玩家们有了足够的基础去与老玩家们对抗,使JJC的环境更加公平。    竞技场:奇怪的地图增加了!  不知玩家们还记不记得“大漠楼兰”?一定有玩家会说老地图快打腻了,那这次更新也久违的引入了全新JJC地图“藏剑武库”,双层的地图设计给JJC带来了更多的变数,给气场、机关、风来吴山等范围性技能带来了更多局限,也使长歌蓬莱等门派有了更多操作性的打法。对于喜欢JJC的玩家,也解决了名剑币过多的问题,新版本提供了可以通过名剑币购买的宝箱给这些侠士。    总的来说,《白帝风云》新版本更新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,剑网3也是首个针对游戏生态进行革新的游戏,相信经过官方这次的硬核打击,会使这个江湖变得更加和谐美好,也将会推动整个网游圈的生态环境。先行一步的剑网3还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?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。
2021-04-22
 

网站首页 | 大博金客服 | 大博金代理 | 新闻中心 | 关于大博金

©大博金 fufafrp 2016-2019 fufafrp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